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原创文学 > 正文

《秋游采石矶》

发布时间:2018-09-15 08:59:31 来源: 作者:李军泽 编辑:

       千古人文地,一城山水诗。秋游采石矶,正得其时也。

  时维八月,序属初秋。我们一行穿过粉墙碧瓦古色古香的唐贤街,过锁溪桥,即见平地拔起的翠螺山。山西北临大江,三面为牛渚河环抱,海拔131米,犹如一只硕大的碧螺浮在水面而得名。此山原名牛渚山,相传古有金牛在此出渚。山间林木葱绿,蔚然深秀,西麓突兀于江中的悬崖峭壁就是著名的采石矶。采石矶与城陵矶、燕子矶并称为长江三大名矶。其中采石矶最有名气,独领风骚,被称为“天下第一矶。”

  从翠螺山东北侧入园,沿途曲径通幽,竹影婆娑,鸟鸣虫唱,令人沉醉。沿着曼珠沙华左右簇拥的山坡小径,我们来到万竹坞附近一座颇有唐风的院落——林散之纪念馆。作为一名书法爱好者,久闻当代草圣之大名,焉有不进之理。怀着敬仰之情,我徇着林公作品的年代顺序,徐徐观摩。馆内唯有一中年女性工作人员,低头玩着手机。雅室之内,凉风习习,而四壁之上笔意纵横,满纸烟云,令人沉醉。出的馆来,左边墙角处,有一个小小的墓园。走进一看,果然是林散之先生之墓。墓地形似砚台,墓身作墨,大树为笔,背景当纸组合的“文房四宝”更见匠心独运。静谧的秋日里,古柏翠竹掩映下,一座普通的坟茔,一座简单的黑色墓碑,一如林先生的品格。

  林公墓方凭吊罢,转身移步太白楼。诗韵文气千古在,小子能沾一分否?太白楼面临长江,背靠翠螺山,浓荫簇拥,环境优雅,是一座雄伟壮观的古建筑。它与湖南岳阳的岳阳楼、湖北武昌的黄鹤楼、江西南昌的滕王阁,合称为长江沿岸的“三楼一阁”。太白楼是为纪念我国唐代诗人李白而建造的。据载,太白楼初建于唐元和年间(806~820年),原名谪仙楼,距今已有1200年历史。后经历次修葺。太白楼前门匾额上蓝底金书“唐李公青莲祠”。据传该匾出自清朝大臣李鸿章之手。太白楼高十八米,长三十四米,宽十七米,主楼三层。三楼檐下高悬“太白楼”匾额,字体遒劲,为郭沫若手笔。凭楼临窗,极目西南,澄江如练。日前几场大雨,更让江面波澜壮阔,使人不由得心潮荡漾。李白《望天门山》的诗句不由涌上心头:“天门中断楚江开,碧水东流至此回。两岸青山相对出,孤帆一片日边来。”长江在此经历着曲折,成“之”字形绕道前往金陵,抛开燕子矶之后则一路通达,泻入大海。江流滔滔,如同人生,勇往直前有之,艰难曲折也有之。我想登高望远之际,更易看清世事古今。

沿南麓西下,逶迤而行,至燃犀亭小憩。只见亭下江水奔流,浪击峭壁,令人眩目。崖壁下有个三元洞,洞中供奉三元水府神位,洞内上下两层,可通大江。穿洞而过,立在江边,脚下江水汹涌,真有惊涛拍岸之势;对岸则雾气弥漫,朦朦胧胧。亭西石阶下有巨石一,上有尺余大脚印。相传为明将常遇春三打采石矶,持盾挺戈,纵身登矶时所留。亭右前方,复有巨石二块,嵌于绝壁,伸向江面,险峻异常,谓之“联璧台”。相传李白在此酒醉后,见江中月影,俯而取之,之后便骑鲸升天。故又称捉月台或舍身崖。真是浪漫诗人有浪漫传说。联璧台旁有一尊李白塑像,诗仙醉眼朦胧,体态飘逸。还有一座蛾眉亭,传说李白晚年常在这儿对江饮酒。千载而后,我辈也只能遥想大诗人当年在此亭中: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”,进而“临崖发清啸,倚树或颠倒”,又或是“兴极不知归,白鸥破晴昊”了……

过三元洞再往前,沿江有八百米古栈道。俯观惊涛拍岸,澎湃有声,远瞰长江滚滚,艨艟穿行。一边是滔滔江水,一边是悬崖峭壁,穿行其中,感受莫名。沿石级而上,登矶头,有三台阁矗立顶峰。登此阁也,南阚芜湖,北控金陵,西望天门,大江东流。千年烟雨,五味杂陈。是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”?还是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?又或者“自古才高终捉月,于今风大不燃犀”?人生际遇不同,感受可能不尽相同。“江山如此多娇,风景这边独好!”此情此景长留我心中。

山光水色足于悦目,人文氤氲更合我心。登顶四望,满目葱茏:万竹坞满眼苍翠;银杏林一地黄金。又有曲水回廊,环绕其间;廊桥、拱桥、半边桥,绵延于水上。青莲祠、江上草堂,相伴为邻。谢公宅、李白衣冠冢、林公墓,遥相致意。园中一隅,伯牙抚琴,子期击节,好一曲高山流水。

李白向来以不世之才自居,以姜尚、诸葛亮自比,但其“一生低首谢宣城”。终其一生,七下宣城,七临当涂,寻踪访迹,追慕谢朓这位前朝先贤。“登舟望秋月,空忆谢将军。余亦能高咏,斯人不可闻。”《夜泊牛渚怀古》一诗道尽“粉丝”心情。

李白死后,族叔李阳冰料理了李白后事,将李白葬于当涂县城南5公里的龙山东麓。与龙山隔河相望的青山,是南齐著名诗人谢朓常游之地,李白生前酷爱谢朓的人品与诗歌。李阳冰以为将李白葬于龙山,对李白在天之灵也算有了个很好的交代。

李白死后55年,即唐元和十二年(817),李白生前好友范作之子范传正,时为宣歙观察使,为了遂李白的遗愿,他同当涂县令诸葛纵合力将李白墓迁葬于青山西麓。“谢家山兮李公墓,异代诗流同此路。”历经曲折,李白终与谢朓结为“异代芳邻”。

却不知,一千多年后,有一位诗书画俱佳的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,因钦慕李白的人品和才华,愿“归宿之期与李白为邻”。李白衣冠冢前碑文“唐代大诗人李白衣冠冢”十个字,即是林散之所书。

1982年林散之曾为早逝的盛夫人题写过一篇墓记:“翠螺山色阴晴变,杨子潮声远近连。身后一抔清净土,共君永此傍青莲。”林散之把墓地选在太白楼之侧,取诗仙为邻。诚为诗书奇缘,成就万世佳话。若是李白泉下有知,定会有子期伯牙之感,从此不再空忆谢将军了吧。

热点图文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