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在线访谈 > 正文

当事人握手言和是我们最大的快乐

发布时间:2018-11-07 09:31:58 来源:皖公宣 作者:钟仓健(记者) 编辑:陈艳
 
        为践行“枫桥经验”,2014年6月,安徽省公安厅部署在全省公安派出所开展“警民联调”工作,并联合省综治办、省司法厅不断健全完善相应机制。近年来,全省派出所建成“警民联调”室1566个,配备调解员8390名,调解各类矛盾纠纷14.8万余起。近日,记者走进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杏林派出所警民联调室,聆听调解员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  
  讲述:孙再明、张静义(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杏林派出所警民联调室调解员)
 
  整理:记者钟仓健、通讯员皖公宣
 
  “‘警民联调’工作机制是‘枫桥经验’在安徽公安的鲜活实践,有效化解了大量矛盾纠纷,促进了社会和谐稳定。你们的岗位尽管平凡,但是贡献很大,向你们表示敬意。”11月2日,安徽省副省长、公安厅厅长李建中在我们派出所警民联调室检查指导工作,翻看了一本本调解卷宗后,特地向我们致谢,这让我们两个已经退休的老同志十分感动。我们日复一日做着这些小事,却没想到引起了副省长的高度肯定。
 
  由于过去长期在基层工作,群众工作经验丰富,2015年退休后,我们先后被返聘到杏林派出所担任调解员。派出所民警在日常接处警过程中,接到适用调解处理的婚姻家庭、街坊邻里、轻微侵权等一般民事纠纷以及情节轻微的打架斗殴、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,都会交给我们来处理。
 
  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、家长里短,双方当事人往往针尖对麦芒,争得脸红脖子粗,外人眼中的“不值一提”,在双方眼里却是事比天大。在处理这些纠纷时,我们要有技巧,先给双方降温,还要有耐心加恒心,要有“磨功”。一次不行,就来两次……很多时候,调解纠纷是场拉锯战,在这当中,我们唯有秉持着为民服务的情结,真心诚意为老百姓解决问题,才能赢得老百姓的信任。
 
  合瓦路某公司宿舍二楼的陶某因家中装潢漏水不慎造成一楼损坏,一楼房主孟某因赔偿问题与陶某发生争执,随后将楼上的水电全部切断,造成楼上无法施工。双方各执一词,闹到了派出所。我们从民警手中接手这个案件后分析,问题的核心无非是赔偿多少的问题,但是赔偿要于法有据。我们结合现场看到的情况,分头做起了工作。一方面,我们向孟某声明,现场看损失其实并不大,要的赔偿确实高了,即使到法院也不会支持的;我们又对陶某说,既然造成损失了,应该做出合理赔偿。经过多次协调,双方终于在警民联调室的桌前坐下来,达成了和解协议。
 
  眼看事情就此尘埃落定,又生出个曲折来。签订协议的第三天,70多岁的孟某又气冲冲跑到派出所,突然说钱不要了,随手就把墨迹未干的协议撕了:“你们处理的不公,协议里没讲要柜子,怎么又找我要柜子!”原来协议签订后,陶某找到孟某:“既然把赔偿的钱给了你,淋坏的柜子给我。”陶某其实是讲气话,她要柜子也没用,谁知道孟某又是个暴脾气,一点就着。“有什么问题可以商量,怎么能把协议撕了呢?”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里,总不能因为这事老死不相往来,天天横眉冷对。了解原委后,我们把详细情况告诉了孟某的女儿。他的女儿有些不好意思,之后主动找到我们,把陶某又喊了过去,经过反复沟通,才又把协议签了下来。这件事,从去年底开始,一直拖到今年5月份才结束。虽然纠纷处理得耗时费力,结果还算圆满,回访时双方都表示满意,陶某和孟某后来都分别打电话给我们表示感谢,说给我们添麻烦了。
 
  “他在派出所里有认识的人,找到你们了。”还没处理,就讲“有人”,我们在调解中,经常听到这些风言风语。对我们来说,老百姓有看法,我们不能有偏见,更不能有情绪,干这项工作,我们要做的就是公平公正,秉持中立、换位思考,想方设法把矛盾消灭掉。我们是解决矛盾的,不能也掺和到矛盾里。
 
  今年6月29日上午,辖区有3名小学生参加完学校的毕业典礼后,在旁边的游园里玩健身器材,卢某和沈某拉起健身椅子玩,沈某松开手的时候,杆子弹起来砸到了转身回头的刘某,刘某的牙齿碰掉了,鲜血直流。刘某的家长很是恼火,来到派出所报警。在警民联调室里,刘某的家长一开始就认为对方是找到人了,认为我们偏向对方。受伤的一方本身有气,我们能够理解,安慰他说:“我们理解你的心情,换位思考,我家小孩这样,我也会很难过。现在事情出了,关键要解决问题,你怎么想的,和我们讲,我们尽力来帮你。”刘某的家长听我们这么一说,态度有所缓和,随后,提了一大堆问题:“小孩牙齿掉了怎么办?种植要多久?需要多少钱……”
 
  另外一方说到“都是小孩,我们是有责任,但是也不能完全怪我们,你提的要求太高了。”双方争来争去,我们分头做工作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家长刚来的时候,还气急败坏,第二次调解态度就有所转变了,第三次终于冷静地坐了下来。经过3次调解,我们根据有关规定划定了各自责任,最终双方达成了协议。案结事了后,我们笑着问他们:“有没有人找我们?”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这么讲话。”家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歉。
 
  在言语上,我们要温暖群众,在实际行动中,我们更要努力去感动他们。一个小矛盾,如果不及时解决,很有可能恶化升级,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。我们常把自己的职业比作是“消防队员”,尽力把辖区里的每个“小火苗”消灭掉。
 
  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在项目完工后,请手下的工人到我们辖区淮南路一家饭店吃饭喝酒,其中一名工人酒后跑到阜阳路桥,跳下去摔死了。不幸去世的工人,老家是外地农村的,家境贫寒,一大家子跑到派出所来闹,家属们认为是大家喝酒把他喝死了,所以提出巨额索赔,“人都死了,你们怎么还不帮我们讲话?”悲痛万分的家属们在警民联调室里,你一言我一语,情绪十分冲动。纠纷如果不能及时化解,家属们可能会有过激行为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在所领导和民警的密切配合下,我们找到了事发当天的视频监控,还原了经过,证实工人是自己掉下去的,不是别人推的,更不是喝酒喝死的。“人死不能复生,我们会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把这件事处理好。”我们把双方拉到调解桌上,大家开诚布公地谈,我们在一旁摆事实、讲法律、说人情,终于大家达成了共识。
 
  调解是件繁琐的事,进门的当事人都是脸难看、话难听,同样一句话,我们要解释很多遍,同样的道理,我们要反复讲。“一句话讲人笑,一句话讲人跳”,双方本身就在气头,我们要小心翼翼,千万不能火上浇油,有时大脑紧绷着弦,连回去睡觉讲梦话都是白天调解的事。
 
  今年以来,我们已经成功调解案件形成卷宗126起,其中司法确认的就有10起。我们发挥着自己的余热,为社会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,其实也挺有成就感的,我们用“磨功”帮助忙碌的民警们把手头的一些案卷消掉,受到群众的认同,减轻了民警的负担,大家都说“老孙(张)有耐心,水平高”。纠纷化解了,老百姓也热情地握着我们的手表示感谢,路上经常碰到人主动打招呼,一时想不起来,回想一下原来是过去调解过的当事人。为群众做好事,大家都会记着你的。
热点图文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